首页 >生活

左首三星右首IBM华为要做什么

2019-05-18 11:32:47 | 来源: 生活

左首三星,右首IBM,华为要做什么?

文/王如晨

what is next?全球的IT巨头韩国三星问。

Next is here,Next is now.中国华为说。

巴塞罗那时间3月2日,MWC上,一位华为中层人士开了这么一个玩笑。不过,言为心声,里面似乎隐含着一种产业的博弈。

因为,what is next?是三星为其S6所做的广告词,飘扬在展览现场。而Next is now则是华为之前设计的表达。

还有一个别有意味的细节:若你走过昨日揭幕的大会,尤其Hall3馆,你会看到这样一个格局搭配:华为展台左首为三星,右首为蓝色巨人美国IBM。它的传统的对手爱立信与思科,已在视线之外。

这一细节,仿佛暗示着一场产业新博弈:在商业模式上,华为兼容全球消费电子巨头三星、全球IT咨询服务龙头IBM的气质,并已经走上一条新的变革出路,从而展示出一种具有全球威慑力的垂直整合能力。

而它的传统对手爱立信与思科,在整个展览现场,不在它的视线内。两家公司的展馆局促逼仄。两天来,华为官方人士只字未提它们的名字,仿佛遗忘了一般。

偌大8个场馆,笔者没有看到那家巨头能比华为更具有垂直整合的能力。爱立信、思科们现场展示了物联与5G方案,但它们缺少华为端到端的服务。融合趋势下,它们缺少接近消费者的能力;三星、英特尔展示了垂直整合能力,但前者集中在动荡不已的消电市场,基础设施、企业级服务上难发声音;英特尔具备端到端、云时代的服务能力,3G、4G积淀很深,5G也开始对外提前展示规划,但因错失全球移动互联热潮,在贯通基础管道以及终端及消费者方面,缺乏直接支撑;IBM一直与华为有合作,展会揭幕前甚至联合推出行业方案,但蓝色巨人剥离消费业务后,已很难适应一个融合时代,前不久它与苹果的战略合作,被视为扭转被动的信号。而在全球通信业咨询服务上,蓝色巨人也正被华为快速蚕食。

远不止如此,当人们在H3谈论华为各种终端尤其新出的可穿戴消费电子时,巨大的Hall1展馆里,占据整馆近二分之一面积的华为专场,对外展现了它面向未来的新动向,尤其是5G战略规划、物联业务,以及管道危机背景下推动运营商转型的互联变革方案;而主展区几公里外,华为创新服务展台,吸引了全球几十名运营商大佬。华为一名人士透露,前日举行一次讨论会,原定3小时,结果争论不休,严重超时。

争论不休,出路不同,但是,这个确实是大家共同关心的命运问题。他说。

毫不夸张地说,在巴塞罗那,中国华为展示出了它在全球通信市场的统摄力。它确实对得起全球的目光。

几乎所有巨头都在谈论5G与物联,而华为已经涉入全球核心标准领域。华为一位女性工程师对笔者说,这两个话题其实是一体的,因为3GG时代,不可能支撑起一个真正的物联,后者对带宽、速率、延时、链接数的要求,远超现在。

早在2009年,华为4G商用络落地奥斯陆后,它便开始研发5G技术,2013年便有了一些初步的成果。不同于2G到4G标准并行,物联是一个超越区域、国家的大规模整合,建立全球5G标准已成趋势,它主要涉及架构革命、空口技术、新运营。其中,架构与空口技术属于非常核心的领域。

就在MWC上,华为对外展示了络架构和空口的技术突破。通过模拟真实应用场景,展现了空口波形和多址技术随不同业务需求而进行动态调整的过程。华为相关人士说,未来将有三大典型应用场景:3D通话(大带宽)、自动驾驶(低时延)、物联(多连接),实现它们,必须有面向5G的空口技术。

他透露,华为在这一领域,属于全球核心的企业。而笔者在日本DOCOMO展台上也看到,它将华为列为未来全球5G标准的核心玩家。而华为对自身5G标准制定有如此定位:,在建立全球统一的标准上,扮演核心标准、技术创新的角色。华为女性工程师对笔者说,公司2018年将部署5G试验,2020年,有望正式部署商用络。

之前,笔者获悉,未来5年,华为仅仅在5G基础研究(不含设备、终端产品开发)上,将投入6亿美元。目前,华为已在全球设立9大5G研发中心,招募了科学家300多名。截至目前,华为已在虚拟化无线接入、稀疏码多址接入技术、全双工技术、Massive MIMO、5G宏基站、5G毫米波系统等重点领域都已有关键进展,许多方面都已在实验室完成验证。此外,华为还在欧美主导参与了多个5G研发机构,有的属于创始方。

华为也不是一个喜欢制造概念、忘记现实的企业。当运营商面临管道化危机时,华为同样拥有危机感。酷6创始人、中欧工商学院教授李善友甚至断言华为正走向死亡。过去两年多,几乎每个重大场合,任正非都谈危机。但他同样带有乐观,那就是华为绝不会因为管道化危机而放弃立身之本的管道角色。

MWC上,华为对外展示了它推动运营商ICT转型的多重方案:在过往设备服务、客户体验管理、管理服务外包、精品建设等传统业务之外,华为早已走在运营商前面,为它们定义未来。

上述华为人士表示,中国运营商们转型的阻力,不在于技术,更多自安于思维、意识已经长久以来的体制上。比如说,它们的运维,主要依据行政区划,各省都有独立子公司,业务复杂,而腾讯等互联企业,基本已过度到以流量为中心的运营。这里面涉及非常庞大、繁重的调整,如果仅靠运营商自身,是很难落实变革的。

华为与运营商是同呼吸、共命运。他说,如果华为不能想在运营商之前,并提前布局,驱动转型,自身也会遭遇巨大危机。

截至目前,华为已经推出了许多驱动运营商变革的方案。其中也核心的服务是流量交易平台的推出。它能化解因人口红利引发的增长难题,推动运营商走出困局,落实互联化变革。这也是华为自身的互联转型。

这同样也是一场涉及大数据运营的业务变革。这个过程中,华为让渡了许多利益。比如流量交易平台,从逻辑上上,华为确实也能涉足数据,但华为绝不会碰内容与内容,这是华为的边界,绝不能因为利益诱惑而走偏定位。

上述华为人士不认为现有互联企业OTT业务能消灭运营商,那些渲染管道危机的言论,在他看来不值一提。因为,无论今日还是未来,管道都是基础的设施,华为围绕管道延伸服务的定位不会变。

不过,在这树干业务上,华为确实也在延伸服务能力,尤其是企业级业务与终端业务,都已经具备相当的规模。形式上,它已经是全球一家高度垂直的通信业巨头,开始定义全球市场,变身一家全球通信业服务巨头。目前,华为在全球服务着159张,获得了320个重大运营商合同。过去华为主要做络集成,现在做系统集成,许多业务方案里有自身技术与产品,更有外部合作方的产品,华为称之为被集成战略,透露着一种开放思维。比如,华为虽然已经吃掉全球许多通信咨询服务订单,但它与IBM这类巨头同样保持着开放合作。

这家中国企业在MWC上创造的效应,已超过中国本地认知。当一波有一波海外人士涌入它的展区,你会感受到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地位。

这跟我们当初农村包围城市的定位有关,确实,在欧洲,华为就是一个深入人心的品牌,我们一点也不夸张。华为官方人士说。

但这家中国公司也在持续遭遇挑战。因为,截至目前,它的许多布局还没有真正落地。现有的营收规模、利润表现里,隐含着许多危机。上述华为官方人士说,公司高层不断传递危机意识,华为只能通过变革走出这个坎。

一名通信业人士对笔者表示,从不担心华为的技术创新能力,它代表着中国原始创新的高度,但他担心一个商业化的华为,它的风险在于边界模糊,现有触角伸得太长。

在系统、终端方面,还有它不能做的么?他说,如果缺乏专注,华为可能走向平庸。

台湾程泰
西安搬家
依维柯房车厂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