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艺术家居水晶映华年图时尚家居资讯

2019-06-09 12:26:08 | 来源: 历史

艺术家居 水晶映华年(图)时尚家居资讯

在连绵细雨中抵达小城Baccarat,路上行人很少,透着一份与世无争的宁静。很难将这份田园般的静谧,与一个世界水晶品牌工艺厂产生联系。偶尔有过往的游人脚步匆忙,大抵都是冲着Baccarat水晶博物馆而去。 博物馆比期待中要小很多。展厅里只陈列着Baccarat经典中的一小部分。走入那间介绍水晶原料和制作技术工艺的展厅,光影与创意的交汇尽在眼前。闭上眼,流到心底的,却是视频中那些工匠们炼金术士般的专注表情。 诞生了Baccarat品牌的这个同名小镇,如今留存的,只是初的朴素。至于Baccarat水晶更多的辉煌和华丽,尽可以留给巴黎、莫斯科专门打造的水晶宫殿去展示。也许这才是合适的归宿—偏安一隅的小镇,本来也不想承受太多的浮华。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工艺大师们,在安静中成就了Baccarat亘古的生命力。 为皇室而作 每年的情人节前后,Baccarat水晶玻璃杯往往成为炙手可热的珍品—这与200年前皇室们对水晶玻璃用具的追捧一脉相承。 Baccarat水晶工艺厂的传奇开始于18世纪──那个属于电灯的时代。在那以前,水晶玻璃只有皇家才能锻造。18世纪中叶,位于洛林Meurthe河畔的Baccarat林业中止,为了救济贫民,梅茨主教决定在当地设立一家玻璃厂。洛林地带蕴含丰富硅石,盛产大玻璃及功能产品。国王路易十五指定在Baccarat村庄设立制造厂。很快玻璃厂业务蓬勃发展,比利时工业家与伟大的水晶专家Aimé Gabriel d’Artigue眼光敏锐,于是把它摇身一变,成为水晶工艺厂。 1816年,拿破仑帝国经滑铁卢一役后崩溃。偏重礼节和体面的法国复兴社(French Restoration Society)认为生活中的一切必须华丽壮观。为满足复辟时期法国社会的礼仪需求,Baccarat大胆地作出相应的生活方式转变,从比利时引进幼精沙,为显赫的皇室餐桌推出首套水晶玻璃酒杯和餐具。在水晶的润饰加工和炫目秀丽的吸引下,国王路易十八向Baccarat水晶厂订购了一套玻璃杯,其后便掀起一连串的皇室订购热潮。着名的订单来自拉贾斯坦的印度君候、阿拉伯王国、土耳其帝国、日本皇室等。拿破仑出征时,随手携带的正是Baccarat Harcourt经典酒杯。 Baccarat藉着无比的皇室声望,声名大噪。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前美国总统罗斯福、俄国沙皇、摩洛哥国王……世界各地的显要人士都先后成为Baccarat的忠实拥趸。19世纪末期,Baccarat甚至打造了一个熔炉,专门用来生产俄国皇室的水晶订单。当时一辆辆装满水晶制品的大货车,声势浩荡穿过整个欧洲大陆。约10年后,Baccarat为沙皇尼古拉二世餐桌量身定制一套极尽奢华的酒具,其夸张的长柄设计与繁复的雕刻图案无以复加。沙皇饮毕即刻将酒杯摔碎,惊为天人。 如今君主已逝,Baccarat水晶承袭了皇室的灵气,随时光凝练为显赫、尊贵的代名词。“与豪华等同”—这是Baccarat一词在法语词典中的释义之一。200多年仍保持原貌的水晶工坊巴卡拉小镇的古朴风貌 艺术品的诞生 时至今日,Baccarat工艺厂仍位于1764年成立以来的同一地点,面积只有七个足球场般大小,建造格局同其他玻璃工场并无二样:堡垒对面的一座大型建筑物便是热工场。旁边即是冷工场。炉窑每天24 小时不间断地运行,吹制、切割、雕刻、镀金和铜艺的近750名工人劳作其间。相邻的圣安妮教堂(Saint Anne Chapel)护佑着工艺厂,Baccarat的每一位工匠,聆听着神圣的颂歌而作。每一道工艺,似乎都浸满上天的福祉。 黎明时分,热工场楼顶的摇铃准时敲响,提醒工匠们将炉中的水晶备好。四个大熔炉已经日夜不停燃烧了93年。在熔炉收集熔化水晶后,工匠们用木刮刀塑造大致形状,然后吹气入模子以达到所想形状,之后放入重新加热曲拱,冷却,所有程序行云流水。检验员严格审核每件制品,并以红笔标记任何缺点。合格的才可进行切割、擦亮,车轮或沙击雕刻、镀金和盖印,放入Baccarat红色礼盒,由这个法国东部的小镇,走入世界各地的皇室宫殿、总统府邸、豪门私馆、大型剧院,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 玻璃工匠们顶着千余度的高温,在熔炉前仔细查看。隔着熊熊火光,你还是能看清他们如同炼金术士般的神秘表情,他们早已习惯这般常人难以忍受的炽热,乐在其中。数个世纪以来,Baccarat的四个熔炉一直在讲述着一个高贵与谦卑、坚守与卓绝的故事;工匠们在无生命的水晶物体中注入生命中的爱与喜悦,把过去与现在、永恒与人生紧密相连。 一位雕刻师从冷工场走出来,随和地和我握手聊天。当我得知他就是为价值连城的沙皇杯创造图案的工匠时,敬重之心油然而生。同我握过的这双手,竟然拥有雕琢光影的魔力!每一位Baccarat工作的工匠们,脸上都写着英雄般的自豪。 要知道,Baccarat所有的水晶都出自手工—工艺正是Baccarat超越一个普通的水晶制造商成为国际奢华品牌的关键。Baccarat的能工巧匠们必然深谙如何让那些会发光的石头更晶莹剔透的道理,才让这一水晶品牌征服了一代又一代人。这般技艺,非千锤百炼不能成就:Baccarat各道工序的工匠必须经过7年的学徒期才能正式独立工作,领班至少要有15年的经验。他们自己也相信,唯有如此锤炼,Baccarat的产品才有资格出现在皇室餐桌上。 迄今为止,Baccarat拥有25位“法国工匠”,人数堪称全法。他们用爱与激情,将水晶吹制、平面切割、轮雕、玛瑙抛光等技艺演奏出生命旋律。“您可见他们的目光、身体和进行精确工序时的手势和仪式程序,好像是为生活而进行宗教斗争。”建筑设计师Ettore Sottsass Jr.曾这样评价Baccarat的工匠们。他们世代于熔炉旁不断尝试改进、力求向上,这坚毅的精神发展成为Baccarat水晶文化,屹立至今,永无止尽。位于巴黎16区的巴卡拉总部旗舰店位于莫斯科的巴卡拉水晶宫殿光芒璀璨 鲜活的历史遗产 作为法国生活艺术的代表,Baccarat的国际影响力源于其卓越不凡的声誉和秉承至今的技艺,也源于其锐意创新的精神——与Baccarat合作的知名设计师们都尊重且保留品牌传统,在此基础上融入现代风格与个性。艺术家和工匠通力合作、技术互补,以丰富经验“四手”共同钻研,演绎出Baccarat式生活艺术。 不透明的水晶是Baccarat艺术的神来之笔。Baccarat无数次地为颜色重新定义,这其中,特别的是烧制时混用了纯金而成的Rouge Baccarat颜色(巴卡拉红)。Baccarat每盏水晶灯上,那块刻有 Baccarat B 的巴卡拉红装饰正是其独门暗器;更绝妙的是,Baccarat将难配置的黑水晶运用得炉火纯青。2003年,设计师Philippe Starck 大胆地再度采用“玛瑙黑”设计吊灯,透明水晶的光线和黑色水晶的阴影营造出强烈的对比格调,传为美谈。 除了丰富水晶色彩外,Baccarat更将水晶的用途拓展到了:喷泉、庙宇、家具、吊灯、珠宝等无数经典的杰作享誉世界。“法国工业革命刚刚结束,Baccarat已经开始实施全球销售的策略。”品牌负责人的语气中透出自豪。20世纪伊始,包括娇兰、迪奥在内的多家知名香水制造商已将其香水瓶的制作托付于Baccarat;人头马、伊甘等众多知名品牌都选择了Baccarat 制作的雕花玻璃酒瓶、品尝杯与威士忌酒瓶,成为收藏珍品。 2003年,与凯旋门比邻的前巴黎社交名媛玛丽·洛尔的私人宅邸,在Philippe Starck手中被改造成为一座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的传奇水晶宫殿,这里齐聚着Baccarat奢华的珍藏品;时隔5年,Philippe再次将位于莫斯科Nikolskaya街的一座古老建筑打造成Baccarat的第二座水晶宫,让这座极具文艺复兴风格的别墅获得重生。“在巴黎和莫斯科,你可以在两间Baccarat水晶屋享用美食;三间分别落户东京和大阪的Baccarat水晶吧里,人们还可以自由欣赏Baccarat水晶的美丽,同时品尝的酒和上等雪茄。”负责人如数家珍。我的脑海中,此刻已满是Baccarat水晶的梦幻光芒。 香槟在水晶酒杯中溢出美丽的气泡。光影流转间,那枚有着40年历史的由一只饮料瓶及其两侧的酒杯、平底玻璃杯图案组成的Baccarat品牌印章,优雅入心。每一只酒杯需要6~7个人的团队合作完成。Verriers_JeanLariviere拍摄“西蒙”花瓶:1867年亮相的宝石红纹雕水晶花瓶莫斯科的巴卡拉水晶宫殿内的米其林星级餐厅 Baccarat主要经典作品至今仍在生产的沙皇酒具 Harcourt系列酒具 1841年推出的畅销品,在宽六角形上以小平面切割玻璃,利用几何形状折射光线,以产生戏剧性效果。拿破仑出征时所用的酒具正是Harcourt,也是很多现代巴卡拉产品的原型 。 “沙皇”酒具 1906 年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餐桌量身定制,并在法国东部的南锡世博会展出。现在还在生产,每只沙皇酒杯都是由工匠将近一个月制作而成。 黑色吊灯 鬼才Philippe Starck重新演绎品牌形象,设计了Zénith黑水晶吊灯,以及随后2005年的Darkside系列。 由 157 盏灯组成的巨型吊灯(博物馆产品) 原型重达 800 公斤(含蜡烛),1855 年在巴黎世博会上展出,现陈列于 Baccarat 巴黎水晶宫的楼梯处。 “西蒙”花瓶 (博物馆产品) 这对宝石红纹雕水晶花瓶亮相于1867年。雕刻大师 Jean-Baptiste Simon 数十年潜心雕刻而成。

饮食养生
汽车
网站建设手机网站建设注意什么

猜你喜欢